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网络兼职 » 正文

「兼职啦」​被疫情改变的“白领”生活

今年以来,“美团”上新注册且有收入的骑手总数已过百万。疫情暴发以来,“饿了么”吸纳骑手数十万人。

“上班的工资是一次性发,月底只看见银行卡里数字变了,感受不到赚钱的辛苦。做骑手之后,每天出去接单,我的账户都是0,跑一单赚一单,晚上才能攒到一百多,我就不舍得花。”陈珂说。

翟一帆遇到了不少转行的代驾师傅,卖干果的、开午托班的、卖保险的、卖房的,还有旅游业同行。一位开午托班的代驾师傅说,学校都没开学,一个月还要承担几万的房租,在家坐不住。

(本文首发于2020年6月11日《南方周末》)

「兼职啦」​被疫情改变的“白领”生活

2020年3月15日,辽宁沈阳街头的饿了么外卖小哥。 (IC photo/图)

“城市骑手”正在增加。

疫情让许多行业陷入停滞,而网约车司机、外卖员等“城市骑手”岗位,因为自由度高、“跑一单赚一单”的可见收益,成了一个巨大的就业蓄水池。

美团内部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2020年至今,美团平台上新注册且有收入的骑手总数已过百万。

4月发布的《2020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》显示,疫情暴发以来,饿了么蜂鸟即配吸纳数十万人注册成为骑手。疫情期转行做骑手的主要是餐饮从业者、工厂工人、销售及网约车司机。

白领送外卖

自从开始送外卖,陈珂才发现周围原来有这么多商场。

90后陈珂是河南大学中文系毕业生,曾在泰国做了2年汉语教师。回国后进入上海一家体育公司,从事体育赛事工作。

疫情暴发时,他正在老家开封乡下。2月17日,公司通知来了,3-5月不复工,员工自己解决生活问题。虽然算停工状态,但公司并没有裁员。陈珂想找个可以兼职的临时工。

2月28日他回到上海,找了一圈,最后加入了饿了么众包骑手。众包骑手比专职骑手更自由。

因为疫情,外卖的无接触配送非常缺人。3月17日,陈珂在网上注册、参加线上考试、培训,后台审核通过,就可以接单了。他花了200元买餐箱、头盔和骑手服装,又租了一台二手电动车,一天租金10元。

3月20日,陈珂开始送餐。第一单是在App的抢单大厅抢到的,要送去13公里外的周浦。“当时很兴奋,咔咔骑着车去,来回一个小时,赚了十多块。”后来他才知道,老骑手都不接这种单,性价比太低——周边的单一小时能挣三四十块。

刚开始送外卖,陈珂想着拼一把,送到晚上10点后。拼的后果就是脚后跟肿了,膝盖也疼痛难忍,第二天不得不歇业。

送得多了,陈珂一般上午10点出门,晚上9点回家,下午3-5点休息,那是单量最少的时候。一天送25单左右,在行业算中等水平。有些骑手很拼,吃饼干、喝水代替吃饭,不肯浪费一点时间。

有时等红绿灯,陈珂瞥见旁边停车的骑手装备很好。“有人送外卖,在头盔上带一个GoPro(一个运动相机品牌),穿着很贵的AJ和椰子鞋。真正的外卖小哥穿的耐克都是仿的。”陈珂没明白,这些骑手到底是来体验生活,还是来赚钱的

上一篇:「打字兼职」西海都市报数字报刊平台
下一篇:没有了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